adc影院adc手机版下载

晚上徐东做东,请了几个孩子吃饭。

酒过三巡,徐东倒是难得让自己喝的三分醉了。

就见他满脸歉意地看着几个孩子,“是东哥对不起你们,当初说好了把你们带到一线,结果……唉。”

“东哥,这跟你没关系。”尉迟谨神情还是有些自责,“要不是我……”

“跟你也没关系。”一直没说话的梁介晞开了口,“都是定数,谁也不能怪。”

这会的梁介晞倒像是个神棍了。

风苒挑挑眉没说话,安安静静地吃着东西。白沐寒已经喝了五瓶啤酒了,还有一杯白酒,估计今晚又得折腾了,她要是不吃饱,估计是要废掉了。

白沐寒的眼眶微微有些红了,“青温哥,你什么时候走?”

“后天,”胡青温看了风苒一眼,“那边联系的差不多了,我要先过去念语言学校。”

要是没有风苒找人帮忙,估计他也没办法这么快走。

白沐寒又抬眼看着梁介晞,“介晞哥呢?真的要走?”

“嗯,家里那边在催了。”梁介晞盯着手中的酒杯,样子有些出神。

清纯可爱唯诱人风情

当初因为风苒的一句话,他跑出国当练习生,现在也是时候回去了。

梁介晞到底算是为了风苒回去的,只是这件事他不会说,而风苒不会懂。

“东哥,我们接下来……就没有工作了吗?”沈仁奇问完有些期待地看着徐东。

徐东咬咬牙,“公司确实说要暂停sc的所有通告了……”

风苒一看在座的低迷气氛,终于忍不住放下筷子,“我说,你们是不是悲观的有点太着急了?”

徐东叹了口气,“小苒,这回真的不是悲观,这回真的……”

“你们开会的时候我在,”风苒搓了搓手,“你们公司只是暂停了你们团队的工作,但是没说让你们个人的工作也停止。”

“什么意思?”尉迟谨茫然地看着风苒。

“就是说,”风苒笑着挑挑眉,神色中都是调皮,“sc暂时没工作,但是你们可以自己接工作啊,公司不给你们安排通告,大不了你们自己出去接通告嘛。”

“自己出去接通告?”

几个大男生对看了几眼,神情有些茫然。

这事儿,他们还真没干过。

倒是徐东搓着下巴若有所思,半晌才开口,“小苒说的对啊,确实,现在风声比较紧,你们凑在一起露面容易出问题,但是要是分开……那应该就问题不大了。”

“所以?”尉迟谨傻呆呆地问道。

“所以,”徐东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可以找工作接。”

“为什么除了我?”尉迟谨还没反应过来。

“因为狗仔现在就盯着你啊。”风苒忍不住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他。

说实话,之前风苒真的是打心底里烦他,觉得麻烦都是他惹来的,但现在看来,他确实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傻。

等到晚上回到家的时候,白沐寒却是是走路都有点发飘了。

当风苒费劲地把他扔到床上的时候,实在没忍住踹了他一脚。

哼,喝,继续喝啊,不是很能吗,两杯白酒还喝了六瓶啤酒,他咋不上天呢?

看着躺在床上一身酒气的白沐寒,风苒无奈地叹口气。

真没想到,原来天天喝奶茶热可可的白沐寒,成年了倒是这么能喝酒。

那东西有什么好喝的?她怎么那么不爱喝呢!

风苒酒量是好,但是是因为天生的酒精免疫,可真不是喝出来的,她本人并不喜欢就的味道,能不喝就不喝,只是不会醉。

但她也不是喝什么都不醉就是了。

风苒看白沐寒的样子,估计是不能起来起早了,认命地转身去浴室打了一盆水来,拿着毛巾一点一点从额头开始给他擦着,结果刚擦到脸上,就被白沐寒一把抓住了手,眼睛半睁着染着醉意,脸上还挂着傻笑。

“苒苒。”白沐寒的眼睛眨呀眨的,简直可爱得不得了。

样子乖巧的不像话。

“我在。”风苒安抚地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换了另一只手继续擦他的下巴、脖子。

跟个小孩一样撒娇。

“苒苒!”白沐寒红着眼撒娇,脖子微微瑟缩了下,“痒!”

“不痒,一会就好了哈。”风苒哄小孩一样拍了拍他的脸,随即轻轻抽出手将毛巾放到盆里浸湿,反复搓洗了几遍才拧干,转过身的时候却犯了难。

白沐寒的外套刚刚进门的时候就被他自己丢到地上了,现在身上穿的衬衫倒是好脱,几颗扣子解开就好了,可是……解开之后呢?

看着平时肌肤雪白的白沐寒此时此刻白里透红一直延伸到衣领深处的样子,风苒叹了口气。

刚刚大概是因为喝酒的关系,白沐寒回来的路上出了不少汗,至于为什么白沐寒喝酒风苒没拦住,自然是因为她知道他心里憋闷,所以想着发泄一下也好,总好过自己憋出病来。

“苒苒……我难受……”白沐寒被酒精催的小脸通红,不老实地扒了下衣领,却什么也没扒下来。

他这一动作倒是把风苒弄得脸一红。这家伙,喝醉就喝醉,发什么疯,喊她名字做什么……

“苒苒……我热……”白沐寒躺在那皱着眉一副难忍的样子,一下将脸侧到一边,“苒苒……”

“来了来了。”风苒认命地点点头,爬过去把床上的被子从白沐寒的身下用力抽出来,看着衣衫越发凌乱的白沐寒忍不住一阵头疼。

只见白沐寒原本被熨的服服帖帖的衬衫此时已经像块抹布一样裹在身上了,刚刚拉被子的时候倒是把他衣摆弄乱了,腰上露出了一截莹白的肌肤,因为醉酒,白沐寒难受的眼角有些微潮,身体的燥热更是惹得他薄唇微张地呻吟出声。

这架势……怎么看怎么暧昧啊……

风苒忍不住额角滴汗,嘴上振振有词着。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好不容易静下心,风苒认命地解开白沐寒的扣子,用了个巧劲儿将他翻了个身,这才把衬衫从他身上脱下来。

还好从小跟着爷爷练过点功夫,不然这一米八多的大男人,哪是她一个女孩子搞得定的啊。

接着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心如止水地将白沐寒上身擦了一遍,然后……直接蒙上被子。

做完一切风苒简直像脱了层皮一样,一屁股摊在地上。

她可没看到白沐寒今天里面穿了件黑色的……

等风苒喘匀了气,再回头看白沐寒的时候,白沐寒已经裹着被子缩成了一团,睡得像个在妈妈肚子里的小baby,只是嘴里还在那嘟嘟囔囔。

“苒苒……唔,苒苒……”

苒你妹啊苒苒!

这回衣服脱了倒是不含热了是吧,光喊名字是几个意思?

真要命!

Posted on: 2021年11月26日, by :